话题》西化或中东化?从《我的国家》理解土耳其百年民主的忧郁与

2020-08-06 08:16:37编辑:
话题》西化或中东化?从《我的国家》理解土耳其百年民主的忧郁与

2017年1月21日,土耳其议会通过了实行总统制的宪法修正案,并预计于4月16日举行全民公投,确认是否实施该修正案。若公投通过,土国将从内阁制转向总统制,现任总统有机会继续执政至2029年,反对者担忧这将导致更大的专制。本刊邀请政大土耳其语文系兼任副教授彭世纲,带领读者回顾百年来土国内阁制兴起与运作的脉络,配合日前出版的《我的国家:土耳其的忧郁与疯狂》,可做为了解土耳其公投的背景。

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,鄂图曼土耳其帝国成了战败国。在此之前两个世纪以来,殖民帝国的侵略和民族自决运动,让国力渐衰的帝国丧失了许多领土。随着战争落幕,瓜分领土的国际侵略却逐渐展开。英国和法国占领东南部各省和中东地区的阿拉伯国家、大战期间趁机宣布独立的亚美尼亚占领了东部省份、义大利从南边的地中海侵入、希腊从政西方攻占爱琴海的伊兹米尔……。

西化的建国目标

大战期间和同盟国并肩对抗英、法、俄等协约国的土耳其将领凯末尔(Mustafa Kemal Atatürk),面对敌国入侵和颟顸无能的帝国政府,在黑海的萨姆森市开始整合小亚细亚各省势力。1920年在安卡拉召开国会并通告各国后,积极反击入侵各国军队,派人参与战后的洛桑和会。1923年签订「洛桑条约」并废止不平等条约;同年10月,土耳其共和国宣布成立,凯末尔获选为总统。


1928年,土耳其总统凯末尔亲自教授土耳其语新字母(wiki)

16世纪初鄂图曼帝国征服伊斯兰世界后取得的领袖地位,在大战后新土耳其共和国诞生时终告结束。新式军校出身的凯末尔,显然权衡了当时国内外环境和土耳其的发展契机,把突厥传统、中亚故居、伊斯兰渊源和曾经拥有近三个世纪的领导权,全放在历史和文化的定位上。他开始推动改革:确立政教分离的体制,订定新宪法,推行西曆,改革伊斯兰化教育与生活体制,推行西化服装,改用拉丁字母拼写土耳其文等。从凯末尔在共和10周年纪念演说中说到「我们必须达到当代的文明水準之上」,显然凯末尔是以西化作为建国的目标。

的确,从土耳其近一世纪的政经发展来看,凯末尔是成功了。国会政治的运作,让人民经选举执政党来组阁;而军方、媒体,有时包括教育和文化界都能扮演中立的第三者。尤其是军方,当民选政府无法正常运作时,或以逼宫方式迫使执政党总辞,重新举行国会选举;或以军事政变的方式介入政府,再以修宪或重新制宪的公投回归民主体制。土耳其就这样经过多次宪法更迭,走进了千禧年。

中东化​的倾向

2002年,土耳其现任总统艾尔多昂(Recep Tayyip Erdoğan)的政党,《我的国家:土耳其的忧郁与疯狂》作者泰梅尔古兰口中「象徵温和伊斯兰和民主间完美结合」的正义发展党,在国会大选获胜开始执政。当该党某些政策或目标被质疑时,军方常被扣上反民主的帽子,而学者常被当成是守旧的左派人士。于是近十年来,土耳其虽然经济上蓬勃发展,社会上则在伊斯兰路线或西方路线、支持或反对执政党、是否缩减政治自由让执政党全力拼经济,以及诸多宗教、政治、生活、文化领域上开始裂解。而在各个职业领域,和作者一样因为这些争议或压力,被解职或受到其他不平等待遇的例子也时有所闻。


《我的国家》作者艾婕.泰梅尔古兰(Ece Temelkura)(摄影者:Muhsin Akgun)

执政党或艾尔多昂本人又是如何面对这些状况呢?媒体人欧藏.图尊(Ozan Tüzün)曾在2013年分析艾尔多昂的策略后,提出「演算法则」说。他认为艾尔多昂即使犯错,也能表现出清白的样子;儘管掌握大权,也能让群众相信他承受极大委屈。图尊提出的艾尔多昂应付批评或指责的法则共8项,时间够就全用上,时间不够则只用其中第1、3、6项:

1.把做错的事换个方式表达,把错误部分拿掉,说得好像做了好事一样。
3.简化讨论中事件的重要性,将其正常化,甚至举例说他负的责任不多。
6.质疑询问者在该问题上表现的诚意。

综观这些年国际政坛走向,从菲律宾的杜特蒂到美国的川普,从国外到国内,图尊的分析好像处处可见,让人担忧。

泰梅尔古兰把她的担忧,从土耳其这个国家简短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娓娓道出。而副标题的「土耳其的忧郁与疯狂」,更显示她身为媒体人的无奈。2015年成书至今,书中谈及、点出的问题依然存在,或变本加厉更趋严重。是哪里出了问题?在伊斯兰世界与西方冲突中态度一向理性温和的土耳其,何以逐渐背离国父凯末尔的政治路线,走向中东化而不自知?

交付公投的未来

德国神学家马丁.尼莫拉(Martin Niemoller)一首名为〈忏悔文〉的诗曾经描述,忽视与自己无关的团体会造成的负面结果。简单的说,在经济急速呈倍数成长的同时,统治者扩权、逐步伊斯兰化的作为,就像美美浴缸里的温水,渐渐加温,等发觉热到不行的时候,要喊停已经太迟。近年有些受不了这种改变的土耳其人选择移民,但是走人容易,浓厚传统的连结和浓密亲情的人情却带不走。


2014年,土耳其总统艾尔多昂(左)与美国总统欧巴马于威尔斯高峰会议上晤面。(wiki)

艾尔多昂曾经登上《时代》杂誌2011年风云人物,也被《经济学人》称为「新时代苏丹」,俨然是要恢复鄂图曼土耳其大帝国的土耳其总理。3任总理任期后,凭藉执政时期土耳其国民所得成长3倍的威力,艾尔多昂赢得2014年土国首次直接民选总统的选战。

使命感导致作风强悍,常被批评独裁的艾尔多昂,不安于象徵性、不具太多实权的总统职位,而企图扩权的传闻不断。2016年底,以总统制取代内阁制为主轴的宪法修订案,送进了土耳其国会,今年1月初表决。现任550名国会议员中,具合法投票权的537席当中,执政党获得348席的支持,距离可以直接修宪的门槛367席有段距离,但是超过了交付全民公投门槛的330席。

1月至今的民调显示,正反双方的支持度相当。近日传出荷兰拒绝土耳其政府官员入境宣导公投,引起艾尔多昂大力评击。可见执政党相当忧虑并希望获得海外土耳其侨民的选票支持。但是,九十多年来已经习惯内阁制运作的土耳其人民,会把权力交给单独一人就可决策的总统吗?本书作者笔下土耳其的忧郁和疯狂,会持续或告一段落?4月16日的土耳其公投,可见分晓。

 

我的国家:土耳其的忧郁与疯狂
Euphorie und Wehmut: Die Türkei auf der Suche nach sich selbst
作者:艾婕.泰梅尔古兰(Ece Temelkuran)
译者:纪耀凯、黄楷君
出版:远足文化公司
定价:420元
【内容简介】


作者简介:艾婕.泰梅尔古兰
擅长纪实报导,风格犀利,经常触动当局敏感神经,是土耳其最受欢迎的政治专栏作家。文章常见于英国《卫报》、德国《法兰克福评论报》、《柏林人报》、法国《世界报》等一线媒体。她住过黎巴嫩、突尼西亚等国,小说与纪实报导均处理高度受争议的库德族与亚美尼亚冲突、女权意识等,多次获选为「最多读者的记者」、「前十大重要社交媒体人」。此外,她也出版了十数本调查报导书,并于2008年荣获土耳其人权协会颁发艾雪.札拉寇卢自由思想奖。
艾婕与许多文人相同,为了不触及危险议题,她后期多半出版小说。但多年的记者训练让她明白,写作不可能永远避开自己的国家,也养成了抽丝剥茧、直指病灶的习惯。

 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